您的位置: 首页>桥山撷英>文学天地>正文
瑞能煤业邵庆芳散文——枯荷
发布时间:2020-08-13 10:29:41 来源: 作者: 点击:

单位工会爱心广场有片人工打造的荷塘。里面别致的山,古朴的水车,清澈的水,摇曳的荷,自由嬉戏的鱼儿,是个休闲娱乐的好场所。闲暇,或品荷香,或观鱼游,若有凉风习习,鸟语啾啾,仿若一副流动的画嵌挂在矿区中心。

对这个荷塘,不用说,我有一种特殊的情感。忘不了倾盆大雨中同事们挽起裤管在泥浆中灌注池子的身影,忘不了烈日暴晒下同事们在刺耳的切割机声中一寸寸铺平池壁的艰辛,忘不了寒风凛冽中同事们雕琢冰晶雪人装扮荷塘的执着,只为,育一池荷,供人观赏是一个方面,更多的意义,是因人而异的领悟。

对于荷,很多人爱。爱荷,种荷,赏荷,吟荷,或许是花朵漂亮花色诱人,或许是纤尘不染的精神气度契合人的精神追求,反正大多人情有独钟,我也一样。要是有空,总爱去那儿转会儿,静静地看看,啥也不想,不思,不说,借用朱自清的话说,“这一片天地好像是我的,我也像超出了平常的自己,到了另一个世界里。一定要说的话,现在都可不理。”,完全的休闲放松,人在此,心在彼。

今年夏天,池里的荷花比往年多了一些,自然又多了一些明艳与生机,那细嫩滑腻、形如伞状的荷叶在纤细的荷杆上展展地撑开着,像随时准备给人遮阳一样舒展身姿,也难怪荷花开在夏季。而那纤细的杆,翠绿的让人不忍碰触,生怕一不小心给折断;池中的荷花颜色更是丰富,有白,有红,有黄,有白中带红,有红中带黄,无论哪种,娇嫩得连靠近一下得小心翼翼,更不必说采摘。十分有趣的是,微风一吹,那花便在高挑挺拔的杆上轻轻摇摆,抖得荷香珊珊飘来,一派风动荷塘香。

美好,总是短暂。荷花虽漂亮,但花期很短,真正开放不过半月,一池荷,若在六月开始盛开,七月不会到底,定会在时光深处变换容颜。昔日的青春靓丽开始渐渐收敛,翠绿的叶子先是慢慢褪色,青色一点点减少,开始绿变黄的历程。先是黄斑,一点,两点,继而成团,一团,两团,直到整个叶片全部黄褐色至干枯,用手摸去,明显是失去水分的干瘪,粗粗的,糙糙的,毫无温润可言;望去,干皱的细枝直直的梗在水中,叶片也经不住时间的洗礼而开始脆弱,甚至破损,搭在水面上或掉落池底,成为鱼儿的饲料。但始终有一点和别的枯树花草不同,那就是荷枯而精神不倒的傲气与倔强,即使在生命的尽头也一样坚韧。枯荷,自有“枯”的风姿与雅致。

仔细观察,即使荷干枯了,即使一直泡在水中,荷枝始终高高昂起头,像脊梁挺立着。弯曲的很少,浮在水中的更少,就算是折了,折得也有棱有角,即便断成两截也是直的,好似昂首望天,少了份媚态与娇柔,多了种温暖和敬意。还有,那孕育生命的蓬头,或饱满,或干瘪,都低垂着,像在如镜的水面上弯腰检视走过的路;若有余辉照过,明媚中仿佛能看到新的生机,所有昨日种种,悄然成为下一个生命的轮回,或许,它的高贵更在于此?

荷的一季,人的一生,何其相似。无论昨日如何繁华似锦,馨香满地,如何生机勃勃,姹紫嫣红,也只属于夏日的一段美好芳华,无数人的羡慕与赞赏,终归挽回不了季节轮回;而生活的终点,必然走向无荷香可闻,无荷花可观,无荷叶可摸的坦荡与从容,这,远比一朵盛开的荷更具生命的意义。

中国文化中有一种很独特的现象,即无数的文人对残山剩水,枯枝败叶、断桥颓垣、西风瘦马等景致有一种特殊的情感,好用托物言志手法的诗人爱写它们,民间画坛高手爱画它们。就算是月亮,中国古诗中写残月的远比写满月的多,太阳也是,写朝阳的远不如写残阳的诗有意境。年少时,我不太明白个中原由,今天静静地观赏这些枯荷,似乎有点懂了,这里,有抗争,有追问,有探索,有哲理,都和生命有关。

枯,是另一种绽放。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澳门新葡亰游乐场_主頁.Welcome
地址:陕西省黄陵县店头镇   邮编:727307 技术支持:黄陵矿业信息中心
Copyright(C) 2011 Huangling Mining Group   E-mail:txzx@hlkyjt.com.cn

陕公网安备 61063202000102号   陕ICP备案0500608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