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桥山撷英>文学天地>正文
瑞能煤业杜瑶散文——全村人的那口井
发布时间:2020-08-21 11:46:27 来源: 作者: 点击:

我从小生活在位于铜川305线旁山脚下的姥姥家,全村有二百多户人家,直到参加工作才离开。要问我,姥姥家什么最难忘?那我肯定会说,除了姥姥做的饭菜和那满园的蔬果,就是那口水井,那口养活了全村人的水井。听姥爷说这口井是他30岁的时候打的,至今已经有46年的时间了。

姥爷说当年村子没有水,吃水要到3里地外的旁村去挑,有时候人家不在,锁了门就没有水吃了,只能吃河水;有了母亲后,家里人口多,一直这样下去也不是事,姥爷便开始查资料、看地形、最后发现在后山脚底的石缝里一年四季都流着一股水,他尝了一下,这股水有淡淡的甜味,他找专家查看地形和资料,当专家告诉他这山脚下应该是有地下水的,并且是难得的山泉水时,他高兴坏了,于是找来村子里的壮年,开始在我们家院子靠近山脚的地方打井;5米、8米、10米、15米了怎么还没水?干活的人开始有些动摇了,可是姥爷说,“我们要相信专家,我们这块肯定是有水的”“大家再加把劲吧,我保证就快见到水了”,到22米的时候,在井底下的人发现土开始有些潮湿了,听到这个消息,大家顿时都干劲十足,果然,越往下,土越湿,再往下,就直接变成泥土了,大家都知道,这是快见到水了,“继续往下打”是当时所有在场的人异口同声说到的,大家见到了希望,就有了更大的精神头,在见到泥土后20分钟,地下传来消息:“见到水了”。就这样,我们家打出了我们村的唯一一口水井。后来其他人家也打了水井,只不过水是断断续续的,一年中大部分时间都没有水,只有我们家的这口水井,一年四季从未断过。出水的第一刻,姥爷就请专业的水质检测对水进行了检验,检验的结果是标准的山泉,完全符合食用标准。

我们家的水井深23米,水深6米,由一个铁辘轳、一条20米的钢丝绳和一个挂钩组成,井沿边宽30公分、有一个8分高水泥台子,井口是一个直径80的圆形,盖了一个直径1米的盖子。每次打水的时候,揭开井盖,把水桶挂到钢丝绳下的挂钩上,放到井口里,抓着辘轳手把,逆时针转动,感觉水桶下沉几下,手上的辘轳有些分量了,再顺时针转动,把水桶搅上来,只是上来的时候要用点力量,没有下放桶时那么轻松。

我们家的水井以前是连着厨房的。烧火坐的小板凳背对着水井,后来因为我有一次拿着个脸盆,趴在水井边,俯下身子推水井盖被姥姥看见了,便叫人在厨房和水井之间砌了一堵墙,给水井房安了一个门。村里的人隔三差五的到我家来挑水,有的人家是力气大点的男士来,每次挑两桶水,挑三四个来回,就够全家吃三天左右的;有的是力气稍小点的女士来,每次挑两个半桶水,就够用一天的,要天天来;有的派个孩子来,拿个10斤的水壶,这时候,姥姥都是从自家的水缸里给他灌满一壶水,回家也够做一顿饭,烧一壶水的。

我记得有一年,有人提议每担水给5毛钱,可以用来维修水井和更换钢丝绳的费用,可是姥爷和姥姥拒绝了。那时我不懂,有人给钱是好事,为什么要拒绝呢?姥姥说:“这口井是村里人帮着打的,全村的人都是喝它的水过来的,水井的钢丝绳该换了,不用咱们说,村里就派人拿来了,这不是咱家自己的井,是全村人的,怎么可以收钱呢。”那一刻我才明白,它不单是一口水井,更像是一颗纽扣,系住了大家之间的感情,加深了彼此之间的情谊,同住一个村,同喝一口水,不可分离。

近几年,村里通了自来水,来家里挑水的人也少了,都是一些上了年纪的人,喝不惯自来水,便每天闲着用水壶装回去点烧水喝。姥爷和姥姥的年龄也大了,已经搅不动辘轳了,于是我们给他在井底安了个水泵,把水引上来,直接通到了厨房,这样方便了他们,也方便了那些来接水的人。

姥姥说姥爷年龄大了,这口井是倒是成了陪伴他的伙伴,每天都要到井房里转悠一圈。到了下午,村里差不多年纪的老人,都聚到我们家,姥姥用井水泡一壶茶,端几把藤椅,大伙坐在水井房前,他们说的最多的就是党中央的政策如何的好、共产党如何的好、现如今社会发展的如何好或者聊聊以前的故事和经历过的事情。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澳门新葡亰游乐场_主頁.Welcome
地址:陕西省黄陵县店头镇   邮编:727307 技术支持:黄陵矿业信息中心
Copyright(C) 2011 Huangling Mining Group   E-mail:txzx@hlkyjt.com.cn

陕公网安备 61063202000102号   陕ICP备案0500608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