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桥山撷英>文学天地>正文
铁运公司孟雅怡散文——一个像夏天,一个像秋天
发布时间:2020-08-21 15:19:15 来源: 作者: 点击:

云天收夏色,木叶动秋声。夏日的遗憾,一朝一夕间被秋风温柔化解,积攒了整个夏天的情愫,被秋天卷进温柔的清风里、柔软的云朵里、还有橘子味的拥抱里,日间把夏天留下,日落还带秋风……这个有些沁凉的季节,于我,是看不厌的风景,不温不火、宁静而缜密;而你,是云端的伞,骄阳与火石间,烈日杲杲,热烈又治愈;你和我,一个像夏天;一个像秋天。

我们,来自相同的生命纽带,浮养在同一胎盘,聆听母亲心房一致的跳动,然后呱呱坠地,生长在同一寸土地,近似相同,又截然不同。

提笔,关于你的文字,在我的脑海中组卷又击碎,再拾起,循环缭绕,终落笔。

玻璃杯碎地,摔门而出,我们都听见了彼此心碎的声音,爸妈也不再劝阻成长带给我们的伤害,时间也大概是罪魁祸首,用分离将“左右手”刻画成不同的产物,我们成了彼此的对立面,分开且思念,拥抱亦摩擦。

成年之后,经常会听到“兄弟姐妹是父母送给你最好的礼物”!那么,天下送礼的规矩不应该是投其所好吗?我甚至有一箩筐的话要怼“送礼”之人。然而,我们背着流年跟时间赛跑,却忘记了路途中不仅有风景,更重要的是陪你欣赏风景的人。

朝花夕拾,泪洒流年。我循着旧路寻找过往,不是舍不得,而是想回去……

如果你还记得,每天上下学穿过街道紧紧拉着你的手,我们相互陪伴着,结束各自的幼儿生涯。小时候,我不太懂,为什么我们穿过街道的时候,总会引来一阵议论。长大之后,我才明白,牵着的是责任,是八五后孩子们缺少的陪伴;别人议论的是满眼疼爱的羡慕,是那个年代需要的手足情。

大概是小时候我们消耗了彼此太多的陪伴,在我上小学之后,爸妈因为忙于生意,我被奶奶接管,你大多都在外婆家。那时候,每当跟别人提起有关于你,都是笑意炳然。

直到有一次,在我们俩日常交涉中,我发现你再也不是小时候我牵到哪就去哪;很轻易就能让你把属于你的东西心甘情愿的给姐姐;眼睛里、生活里、甚至你的全部都依附于姐姐。你长大了,我哄骗不了你了,我曾经所有能让你屈服、害怕的场景消失了……终究,我们成长成了两个独立的个体,坚强但并不勇敢……

浮世本来多聚散,红蕖何事亦离枝。人生最大的“痛”就是心灵没有了归属感,就像我一直不承认你比我优秀一样,我不愿承认那个总要被我牵着的小女孩,她的归属地并不在于此,不管你承不承认,所有占有欲的源头,都是无辜的爱。

或许,我们一直漠视却极力寻找的东西就在身边。有一天,当我们看过四十四次日落、耐倦烟花消逝、寻遍石河美景;在日暮里想念的,是那个清晨,那一碗人间烟火,它的存在对我们很重要,所以父母一直守着它,我们把它叫做“家”。

闲云潭影日悠悠,物换星移几度秋。时光与你,是仓促、来日并不方长。时光能缓,却故人易散,我喜欢饱蘸笔墨,一纸时光;而你,贪恋球场飞扬挥舞的姿势,变化莫测,游刃有余,我们在平淡的流年里都活出了自己的模样。无需否认,我们都有棱角,即便心知肚明也不愿意迁就。我们努力克制,将微笑留给陌生人,却将棱角抛洒给亲人、爱人。

我执笔而书,执意行文,却在这一刻微微遗憾于我过于吝啬我的关爱。时光啊,不听话!在我们彼此暗下誓言,此生决绝的时候,却习惯了每天清晨,同一时间手机里周而复始的闹钟和急促匆匆出门的脚步;习惯了下班准点的约饭;习惯了分工明确的按时大扫除;习惯了彼此的坏脾气;也习惯了一有麻烦第一时间找对方;我们习惯着对对方的不习惯,习惯着,习惯着,就惯了……

就这样,我们一个像夏天,一个像秋天,却总能把冬天变成春天……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澳门新葡亰游乐场_主頁.Welcome
地址:陕西省黄陵县店头镇   邮编:727307 技术支持:黄陵矿业信息中心
Copyright(C) 2011 Huangling Mining Group   E-mail:txzx@hlkyjt.com.cn

陕公网安备 61063202000102号   陕ICP备案0500608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