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桥山撷英>文学天地>正文
店头电厂筹建处杨亚琼散文——那些难忘的记忆
发布时间:2020-08-25 10:16:31 来源: 作者: 点击:

小时候家里穷,家里唯一的经济来源就是种地,那个时候能吃到水果糖都是很奢侈的,当然了水果糖也就是哄小孩最好的法宝了。

记得5岁那年,我和邻居家的小朋友在外面疯跑了一上午,当时很饿,就赶快跑回家去。走到家门口就看见正在拉着风箱做饭的母亲,“妈,我饿了,有没有吃的?”母亲说:“稍等一会儿,早上的馍馍是冷的,菜炒好了,就等着煮面条了。”这时我看见锅台上有半碗早上的红豆榛子,不管三七二十一,端起碗就香香的喝了几口,母亲赶快阻拦我,说是还没给我加热呢,可是我已经喝下去了,吃完中午饭也没啥事,还帮母亲一起择菜了。

下午,我肚子疼,母亲急切地问我具体是哪里疼,我疼得头上直冒汗,也说不清楚,就指着肚子和胃中间那一块儿。当时父亲不在家,母亲赶快背着我就朝村口的诊所奔去。医生用听诊器给我在这儿听听,肚子上那儿按按,最后给的结果是,肚子受凉了,配了6小包药片,让回家吃着再看。

回到家服下药后,母亲让我躺在温热的炕上,她站在炕头的边缘,用她那双暖和的大手,给我把肚子一遍一遍的揉着,不知道是吃了药的作用,还是母亲那双温暖大手的作用,我慢慢的睡着了,睡醒后我摇着脑袋说不疼了。

过了三五天的样子,正吃着早饭,我就觉得肚子又开始疼了,疼的都没法吃饭了,这个时候着急上火的父亲母亲赶快将我抱上自行车,准备去县城的医院给我看病。

到县城医院,父亲把自行车锁好,就赶快抱着我去挂号、找医生,医生确诊我得了胃病,说就是因为那天中午喝了凉稀饭引起的,说我不是肚子疼,而是胃疼。那个年代没有做胃镜那一说,就算是有,估计我们也做不起。但是需要做钡餐透视,钡餐透视主要用于拍摄胃镜照片。病人在进行胃镜检查前,食入钡餐,钡餐在含有盐酸的胃酸中不会溶解,从而可以像摄入的食物一样成功粘在胃壁上。胃壁有溃疡等表面损失的部位则无法粘上。对胃部进行x光拍摄,由于X光无法透过硫酸钡固体,钡餐将在照片上留下阴影,而未留下阴影的部分即为病变部位。

可是我的年龄太小了,父亲用哀求的口气给医生说,能不能不做钡餐透视,看还有没有其他的治疗办法。医生说,不做钡餐透视就无法诊断病情,必须做。只见医生捣鼓了小半碗像石膏一样的东西让我喝下去,父亲担心我会哭,为了哄我,在等待拍片子的间隙,他在医院旁边的小卖部给我买了2毛钱的水果糖。看到水果糖,我真的是太开心了,似乎一下子就忘记了那碗难喝的石膏糊糊,也觉得胃好像都不太疼了。

医生给我看完病,开了一些药单,我吃着糖跟在父亲屁股后面来到交费处,只听见里面的收费人员说,还差1毛钱。父亲说,那我们等一会儿再来。

这可咋办呢?明知道来县城时拿的钱就这么点儿,可是父亲还是在他的上下衣兜里都掏了一遍。我给父亲说,“爸,要不然咱给商店退掉1毛钱的糖,把药先买了。”父亲看着我手上剩下的那几块糖果刚好是1毛钱的,可是父亲说:“我娃吃吧,爸再想想办法。”

那时候已经是中午12点了,父亲拉着我坐在医院门口,等待着看能不能碰到熟人,好问熟人借1毛钱,买了药我们再回家去。因为我家离县城靠自行车代步有些远,主要是来县城时已经把家里全部的钱都拿来了。等啊等,我们没钱吃中午饭,我还有糖吃,而父亲只能咽着口水。好不容易等到医院下午两点上班的时间了,父亲碰到了一个原来一起当兵的战友,他问父亲在医院给谁看病,好面子的父亲一开始还不好意思说,最后说是给女儿看病,差1毛钱,没法买药。只见那个叔叔二话不说给父亲掏出来1元钱,父亲说要不了那么多,1毛钱就够了。

那位叔叔陪着父亲一起到收费窗口,收费员得知我们当时因为差了1毛钱没结账时,对父亲很是敬佩,说你当时要是给我说一下,1毛钱我就先给你垫着了。父亲说咱们不认识,我们来一次县城不容易,担心迟迟给你还不了钱,我会心里不安的。

走在回家的路上,父亲给我说,孩子呀,一分钱难倒英雄汉!你长大了一定要好好学习,靠自己努力去挣钱,做一位对国家有用的人。

此刻我早已泪流满面。父爱如山,父亲的谆谆教诲值得我用心去学习。虽然父亲是农民,可是我从来都不会因为父亲是个农民而觉得心里自卑,我为自己有这样的一位父亲感到骄傲!等我长大了,我一定要好好报答父亲的养育之恩,要让父亲过上更好的生活!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澳门新葡亰游乐场_主頁.Welcome
地址:陕西省黄陵县店头镇   邮编:727307 技术支持:黄陵矿业信息中心
Copyright(C) 2011 Huangling Mining Group   E-mail:txzx@hlkyjt.com.cn

陕公网安备 61063202000102号   陕ICP备案0500608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