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桥山撷英>文学天地>正文
公司机关张新苗散文——桥山之夏
发布时间:2020-09-01 09:45:51 来源: 作者: 点击:

半夜冻醒,赶紧翻出一床厚被子盖上,才发现已经九月了。还没好好感受“七月流火、八月未央”,桥山的这个夏天又悄悄过去,留下许多小秘密。

桥山之夏是忧郁的,像清晨山顶那一团团化不开的浓雾。

在那个古老的不再回来的夏日,带着毕业离别的忧伤,带着前路未卜的惆怅,带着剑未佩妥、已入江湖的匆忙,带着五个小时长途汽车的疲惫,带着翻山越岭、越走越偏僻的心慌,我们来到了黄陵矿区。

中午出发时,被西安的烈日烤得外焦里嫩就差一把孜然;黄昏抵达后,被店头一阵凉风冷雨浇得瑟瑟发抖。昨晚还在散伙饭上推杯换盏、推心置腹、桃园结义,今夜已是举目无亲、居无定所。昨日还在校园里呼朋唤友、球场纵横、网上冲浪,今天在这没有文娱场所、没有网络、一层楼只有一部长途电话的“绝情谷底”独自落泪。不知道是不是所有的结局都已经写好,反正所有的泪水都已经启程。

Mp3里循环播放着周传雄的《黄昏》:“过完整个夏天,忧伤并没有少一些。”那年夏天,一直阴雨绵绵,清凉阴郁。让我以为,自己来错了地方,这里不是黄土高原,而是江南雨巷;自己来错了季节,这里没有炎炎夏日,直接从春暖走到了秋凉。和今年一样,到了处暑,竟不知道夏天已经过去了。

不一样的是,现在一切都好了。行有车、住有房、乐有场;智能化采煤的体面,上市公司的骄傲,世界500强的自豪;4G覆盖井下,产品享誉神州,高速联通全球。当年与世隔绝的“绝情谷底”,如今已成了名满天下的“世外桃源”。只是,每个清晨去操场跑步时,遥望桥山山顶雾气氤氲,山坡炊烟袅袅,总会想起那个孤独忧伤的夏季。就像翻开记忆那发黄的扉页,含着泪一读再读,却不得不承认,青春是一本太仓促的书。

桥山之夏是多变的,像午后天空中那一朵朵瞬息万状的白云。

上午,日出而林霏开,云归而岩穴暝,天空湛蓝,舒心养眼。午后,仿佛是为了衬托蓝天的纯净、通透,四面八方涌上来各种形象、不断变幻的云朵。你看它像一匹奔马,跑着跑着马腿细了、马身瘦了、马头散了,看上去又像一条龙了;你看它像猎狗追逐兔子,追着追着真追上了,却融为一团,看上去四不像了;你看天空布满了白的乌的红的云,只那一小块露出碧蓝,就像女娲没有补完的天,又像是一块绒布上镶嵌着一颗蓝宝石……

《三十而已》里,钟晓阳描述的破片云、卷积云、堡状云,也说不清桥山夏云的种类和形状;《呼兰河传》里,萧红形容的“天空里又像这个,又像那个,其实什么也不像,什么也看不清了”,也道不明桥山夏云的灵气和善变。

有时沿着沮河溯游而上,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就有了几分山重水复、柳暗花明的禅味。有时站在窗前,看庭前花开花落、望天外云卷云舒,就有了几分宠辱不惊、去留无意的洒脱。

走过小桥,走进小院,喝着小酒,仰望天空,你就会想起沈从文的句子:我行过许多地方的桥,看过许多次数的云,喝过许多种类的酒,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心头就会暖暖一动、微微一漾,“无论我如何地去追索,年轻的你只如云影掠过。而你微笑的面容极浅极淡,逐渐隐没在日出后的群岚。”

桥山之夏是清爽的,像下午那一场透心凉的雷阵雨。

可能是怕大家忽视了它的存在,也可能是想带我们体验一下暑期的感觉、领略四季的变换,这几年,每个夏天都有那么几天,热得有点要发燥了。

可是,桥山的云就这么懂事、就这么善解人意、就这么体贴入微。每到下午最燥热的时候,它就化云为雨、翻云覆雨,那些有些发蔫的树叶儿呀、草儿呀、花儿呀,立即坚挺起来、精神起来,倍儿滋润。

这雨就下得更热闹了,形式主义搞得更足了,有时还伴着电闪雷鸣,有时还带着黄豆儿大的冰雹,轰轰烈烈、乒乒乓乓、风风光光,唯恐别人不知道它是来送清凉的。它决不搞那“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的暧昧,有的是胸怀坦荡的勇气,还有自以为是的得意:我不是暖男、不是海王,我就是天然的中央空调。

你看,它一点都不油腻,清清爽爽、干干净净。不管下多大,不管整多大场面,不管如何锣鼓喧天、红旗招展、鞭炮齐鸣,你不经意地一抬眼,目光都能清晰地透过雨帘,与远处生机勃勃的森林对视,和山顶袅袅升起的薄霭凝睇。

黄昏时分,西边云销雨霁、彩彻区明,太阳像蒙着轻纱的少女,透过薄薄的云层,轻柔地抚瞰着桥山沮水,整条山沟都金光闪闪。东边的云雨还没来得及撤退,在夕阳的照射下,一道彩虹挂在天边。西边日落东边雨,道是无晴却有晴。偶尔有一两滩积水,孩子们在那里玩耍,摄影师们趴在那里,借助倒影拍摄大片呢!

若问情深深几许,朝看行云暮看雨。

 

桥山之夏是热烈的,像夜幕降临后人声鼎沸的夜市。

暮雨退去,运动场上的积水很快就干了。矿区的人们,趁着晚风清凉、趁着夕照正好、趁着你还年轻、趁着我还未老,在篮球场、跑道上、广场上挥汗如雨,燃烧卡路里、挥洒荷尔蒙。

打球赢了的一方总是要豪爽地做东,打赌输了的一方总是要兑现承诺,于是战场从球场转战到新市场。这里灯火通明、热火朝天,室内室外摆满了桌子,烤肉烤筋烤茄子,花生毛豆小龙虾,鸡爪生蚝煮羊蹄,这里就是舌尖上的店头……

寻个桌子坐下,喝酒撸串吹牛,觥筹交错、起坐喧哗,青岛不倒我不倒,雪花不飘我不飘。人间烟火气,最抚凡人心。没有什么烦恼是啤酒撸串治愈不了的;如果没有,那就是喝得还不够。一桌子不喝倒一个决不散场。夜市旁边的树特别肥沃特别茂盛,每天晚上都有人抱着它吐得哇哇的。

酒后是不能开车的。三五好友,勾肩搭背,一路吹着刚才没吹完的牛,唱着不着调的歌,一口一个小兄弟好大哥,摇摇晃晃步行回到家属区。也不知道是喝多了头晕眼花的幻觉,还是桥山夏夜的天空分外清朗,抬头仰望,满天星辰。曲终人散,蓦然回首,整条路上,只剩我和路灯。就像朱自清说的,这时候最热闹的,要数树上的蝉声和水里的蛙声;但热闹是它们的,我什么也没有。

 

桥山之夏,就像一天中的天:早上忧郁的雾,午后多变的云,黄昏清爽的雨,夜晚热烈的星。

桥山之夏,就像一生中的人:多愁善感、忧郁茫然的少年,踌躇满志、可塑性强、充满各种可能性和不确定性的青年,经历风雨、学会断舍离、看透生活的本质依然热爱生活的清爽壮年,洗尽纤尘、历尽繁华、闹中取静、返朴归真的晚年。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文/张新苗 图/王栋 慕东霞)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新葡亰娱乐所有网址
地址:陕西省黄陵县店头镇   邮编:727307 技术支持:黄陵矿业信息中心
Copyright(C) 2011 Huangling Mining Group   E-mail:txzx@hlkyjt.com.cn

陕公网安备 610632020001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