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桥山撷英>文学天地>正文
煤电实业公司陈佩悦散文——好久不见 我的月
发布时间:2020-10-13 15:12:30 来源: 作者: 点击:

“江天一色无纤尘,皎皎空中孤月轮。”每当读到这里,我都会下意识地抬头寻找。

小时,我总爱看月。总爱在写完作业后在阳台上看月,看它调皮地躲在乌云后,又唤风赶跑乌云,看它圆圆的玉盘,又怎样会被谁吃了一小口。月,好似一位天生丽质的美人,月与我,好似一对朝夕相伴的佳人,天各一方,倒也良多趣味。

那时,我与爷爷奶奶常围坐在院子里看着星星密密麻麻地铺在空中,拍起头,去寻找书上说的星座,听着奶奶唠叨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夜风拂面而来,情不自禁哼起流行的小曲。月亮丢下一丝月光,它透过枝丫,绕过房檐,落在我的身子上,拍头,便看见她向我抿嘴浅笑,我却仿佛看见一朵盛开的雪莲,白白的,透透的,优雅却不炫目,简洁却不单调。用“一顾倾城,再顾倾国”来说,也是不为过。就这样,月亮天天晚上陪我乘凉,陪我散步,陪我去竹林里探险,陪我戏弄隔壁的大狗。她,一直都是那么亲切温柔。徐志摩说:“儿时的伙伴,昔日的恋人,就像断了线的风,消失在茫茫人海中。”

也许我和月亮,就是在我离开家乡的那一刻,就渐渐疏远。我时常捧着星星灯,寻找月亮,可不知是哪片顽皮的乌云遮住了皎洁的月光,藏住了我的月亮,星星竟也躲在里面不肯出来月像是故意与爱看夜空的人们唱反调。遥望夜空,黑压压的一片,仿佛一张被墨染黑的宣纸,又好似一个狰狞的怪兽,月亮早已不是当年的月亮。又是一年初秋,我的身份不再是一名大学生,已然成为初入社会的职场小白。我不再去追寻月亮了,正如徐先生所说,月亮消失在茫茫人海。

恰逢节假日,我回老家探望家里人。老家停电,院子里着实比家里凉快,于是我搬起小时候的那把椅子与爷爷奶奶围坐一团,奶奶依旧在唠叨鸡毛蒜皮的小事,爷爷在说着手机上的新闻,而我的竹椅也在吱吱嘎嘎的响,嘈杂而不得安宁。不经意间,拍头看那轮圆月,周围瞬间安静下来,静谧的对视中,小路旁乃至巷口的路灯都被点亮了,在一阵阵“来电了”的欢呼声中,我的心也迅速发光发热,时光迅速推向前,仿佛按下了快退键,思绪飞回几年前……我想起了小时侯的欢乐时光,与月相伴的每个夜晚,她是否还记得当年扎麻花辫的小女孩呢?她是否已经淡忘我了呢?也好,我努力往屋下躲闪,不让月亮发现。回到房间,我再次仰望那轮月,她被乌云遮住了一半,仿佛一位来自印度的蒙面女郎,显得神秘而端庄,月亮依旧是我的月亮,而我……不免觉得有些惭愧。我拿起笔,努力回想着小时候的我与月,提笔写下尘封的回忆,一个个熟悉的文字,一次次梦中的场景……

我早已不是当年那个拿着木棒去竹林里找宝藏的女孩了。停住笔,我又仰望月亮,她也看着我,就这么看着。许久,我们都笑了。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澳门新葡亰游乐场_主頁.Welcome
地址:陕西省黄陵县店头镇   邮编:727307 技术支持:黄陵矿业信息中心
Copyright(C) 2011 Huangling Mining Group   E-mail:txzx@hlkyjt.com.cn

陕公网安备 61063202000102号   陕ICP备案05006082号-1